主页
原创

丛远东:我的海南印象一一清水湾拾趣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9-01-28 10:55 我要评论( )


  因为财力拮窘,直至14年后的1997年,国家测绘局采取私人股份,三方集资方式,才得以动工筹建这座1万多平方米的三亚经纬大酒店。

  江苏、北京我已写下不少远去的记忆,海南作为又一故乡,对于我来讲思恋日久,留下了许多抹不去的印痕。现闲下无聊,且作趣闻记下,以娱人生。

  生态环境既好又美的海岛当数海南了。宝岛之好在于它的战略地位不可或缺,但作为人们的生活宜居之地可能还是这个海南更好。

  1966年,我还小。家乡的干爸爸家突然来了位他老人家与前妻生的女儿,她从海南兴隆农场来。这位年近30岁的干姐姐面色黑黝,一脸苍桑老气,她说她支边10多年,在农场就是种植橡胶树,割乳胶作为工业原料用,否则从国外进口要花很多外汇,汽车轮胎就是这玩意弄出来的。

  她说那鬼地方天气热障气重,蚊虫和毒蛇蚂蝗多,没有东西吃,人少又野蛮,交通也不方便,穷得掉碴。她走时,大家可怜她,送她许多花生、蚕豆、黄豆、馒头干什么的,走时,她一人背走了几大包。

  我的一个远房姑姑、姑父,最早支边也去了海南,生下一双儿女,可能与紫外线照晒和吃海鲜有关吧,孩子小小年纪脸色呈古铜色,一双大眼睛闪亮闪亮的特水灵。

  70年代初,两个孩子被送回老家来寄读上小学,屁大一点小毛孩,居然像猴子一样唰唰的就能爬到树梢上去,抓住一种叫花姑娘的甲壳虫就往嘴里塞,咬得格崩响,嘴角流着血水不算,还说好吃得很,别提多恶心了。结果许多孩子见到她们兄妹俩就躲。

  改革开放后,海南建省,全国人民涌往这块风水宝地去淘金。我的一个叔伯舅子怀揣仅有的几十万元积蓄,自恃自己是个海娃子,便到文昌去租了几十亩地挖塘养殖对虾和鳗鱼,没几年的功夫,不是当地人偷虾抢鳗,就是破坏池塘和吃拿卡要又毁约,还打了几次架差点弄出人命。没办法,水土不服,又没人罩着,只得败走麦城,血本无归,两手空空的又回到如东老家老老实实的种地干农活了。

  后来,海南人欲横流,遍地娘子军,海南成了害男,不少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演译了无数的人间悲剧。

  由于房地产过热,泛滥,90年代经济泡沫,海南留下了许多鬼屋烂尾楼,许多人瘟疫般逃离,海南成了全国经济最萧条,人气最低落的地方。

  当时,我去海南,有的楼盘才几百块钱一平方米也没人买,到处是开挖的工地和半拉子工程。有朋友要白送我一层楼甚至一幢楼,我也不要。后来有军中友人好心劝我,要帮我在海口海边的军队大院里盖一套低成本的别墅,我当时就觉得,不仅这物业费我掏不起,几千元一趟的机票钱我也拿不出啊。

  可是绝对想不到,现在的海南交通便捷,房地产火爆,不仅限购房还限购车,早知有今天,我当时弄上几套,现在可就大发了。这人啊,没眼光就是没出息,活该穷得慌!

  再后来,自己闲来看书,知道了海南这个古称崖州的地方,自古以来就是苏东坡、海瑞等名流被贬流放的荒蛮之地,人到了这个地方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海南还是个出美女、出英雄的地方。宋氏三姐妹和《红色娘子军》几乎人所皆知,《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也是人人能诵唱的。当代的大人物的老爸李硕勋早年也是牺牲在海口的老一辈子先驱。

  第一次去海南,记得是1997年的7月份,我陪着国家测绘局副局长黄云康及其秘书,去考察巡视正在建设的三亚经纬大酒店。

  当时,我国与澳大利亚正在进行地籍测绘的科技合作项目,就落戶在1990年刚建局的海南省测绘局,它也是我们国家测绘局正厅局级的直属单位。

  时任海南省测绘局局长的何锋教师出道,是位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也是由土地局长转岗上任的。当时飞到海口军民两用机场(现为美兰机场),我很惊奇,怎么飞机就降落在海口市中心足球场大小的跑道上呢?

  何锋人豪爽年轻精干,自己亲自驾驶着一辆在当时比较显眼的黑色奔驰S320,带着我们沿着东线至文昌兴隆各住了一晚。在文昌椰林海湾乘游艇畅游一番后,我们在海里的箱网中捞了一只4斤多重的大龙虾生吃,还食了几只开边小龙虾,方知生吃更鲜美。这也是我第一次吃上这么大这么多的龙虾。

  当晚入住度假村,在游池游泳觉得到处灯红酒绿、美女如云。后来入住兴隆农场没敢去看人妖表演,但见歌厅里人来人往,歌声不绝于耳。第三天到三亚入住了大东海中国大酒店。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一个人独住在这么高大上的海景房里,觉得又宽敞又洋气,夜景也美。第二天天刚放亮,我便一个人从宾馆三楼的跨道滑梯上一下滑到海里游起泳来,天高气爽海天相连波光粼粼,挥臂斩浪随兴而渡真是惬意极了。自己觉得大南海人少环境好沙细浪平水绿,厦门、大连、青岛、北戴河的海真是没法比。这是我最初来海南对南海的印象。

  考察检查了正在建设中的经纬大酒店,我才发现三亚湾这地方竟是一处没有开发过的不毛之地,沙滩上到处长满了灌木和茅草,周边没有什么建筑,也就这经纬大酒店孤零零的在建中,我真怀疑这个地方什么时候才能发展起来。

  即使是在老远处的三亚市,除了沿河湾建成的市区,三亚就像我们江苏的一个小镇。当时绝对没有想到,仅仅二十年,如今的三亚湾已建设成了繁华似锦、热闹非凡、人满为患的旅游胜地。

  印象深刻的是在返程途中,何锋特地带我们绕道去了通什市,即现在的五指山市。当时这个市就是个破旧的农村集市。中午,我们在山村一户农家休息,吃的竟是飞鱼炖野猪肉的火锅,那飞鱼有胳膊粗细,一米多长,我说是鳗鱼,可农家说,这是五指山深山溪里的野生飞鱼,它十分罕见,能从山溪里直接飞到大树上去吞食鸟类。这一顿大餐真是鲜美极了,至今想起也口舌生津,只可惜后来去过五指山区,竟无人知晓此等珍餚野味。

  对于我而言,第一次去海南的印象极为深刻,白天太阳下酷热难耐,可一到大树下便习风徐徐,手捧椰球喝着椰汁真是解渴沁人肺腑。

  坐在宾馆里门窗洞开,微风阵阵很是舒服惬意,甚至无需开空调解暑。人们皆以为海南的盛夏酷暑难熬,真是有些不识庐山真面目,想象传说真不如亲历亲为。

  回京前,何锋老哥知道我患有十二指胃溃疡、胃龟裂、胃糜烂等,便特地托人给我买来30盒海南三叶制药厂生产的荷兰花粉制作的“洛赛克”,又名“奥美拉唑” 。这种药服前三天,必须同吃西药消炎杀菌,尔后每天一粒、禁吃生冷酸辣和不易消化食物,半年后我的胃病居然真的治愈了。脸上的青黑斑块没有了,人也胖了好几斤。后来我将此方多次推荐给友人竟也屡试不爽。

  1998年盛夏,我去海南是为办记者培训班的事,先行去考察,顺便也休养几天。这一次去,我一个人住在新测绘办公大楼唯一豪华宽敞的起居室里。何局长陪我吃个夜餐后,我待在孤寂无聊的房间里,一边看着电视,竟随手将一大盆足足有4、5斤的鲜荔枝,全都一扫而光。事后心想,这下可能会出纰漏了,没准夜里自己会发生什么不测。可是,直到如今我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人们都说吃荔枝上火,吃多了鼻子会流血,甚至会出人命。就我个验,纯属扯淡。前几年,我去荔枝之都的广东增城,就曾见识过有些朋友吃荔枝像嗑瓜子一样,随手扔进嘴里即刻连皮带核的嗑了出来,其速度如风卷残云,倾刻间皮核竟扔了一篮子。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人的体质而异吧!

  1998年,三亚经纬大酒店正在建设中,我们非测绘专业领导干部在武测受训,国家局金祥文局长征求我们意见,是否将宾馆命名为三亚四维宾馆,我当时建议还是通俗易懂点,测绘是经天纬地,干脆叫“三亚经纬大酒店”吧。现在想来,三亚四维也不赖。当时,我还是见识有限,觉得叫四维似乎与中国四维公司有关,与国家局游离了。这也是我的狭隘观,想不到,金局长居然接受了我的观点,甚至连此后建成的文昌培训基地也称为国家测绘局经纬花园了。

  在这里,我要特别的侃一下三亚经纬大酒店的历史。1983年春,时任国家测绘局局长的李曦沐先生在计财处处长张学良陪同下,仅用5万元便买下了这块10亩的风水宝地。

  因为财力拮窘,直至14年后的1997年,国家测绘局采取私人股份,三方集资方式,才得以动工筹建这座1万多平方米的三亚经纬大酒店。再后来为解决产权问题,国家局党组决定由中国地图出版社出资1亿元赎回股权。

  去年的12月,我旧情萌念,想再去看看这个位于三亚湾大道繁华地区的经纬大酒店时,不禁悲由心生,经纬大酒店不知何时已更名为: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三亚测绘技术开发服务中心,除了门卫和值班同志,一楼底层大厅仅放下了十几张电脑桌,二楼以上已满目疮痍,关门落锁,冷寂灰蒙。身处此境,面向碧海,我感慨万千,真不知这万米大楼如何去为测绘服务?其管理成本怎么解决?尤其是今年的现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已经撤并到自然资源部,这个测绘服务中心又命系何处?!真是流水似年,昨是今非,创业何其艰,发展更不易。

  2002年,我在三亚小住,某省出版集团驻琼办事处主任得知后,她特地从海口驱车三亚来看望我,请我在亚龙湾希尓顿品茗饮酒,我们相见甚欢。她原藉南京人,和司机同来,又与我同庚,人真诚豪爽热情,我们聊起来十分投缘。可惜得很,没出一个月,她便和省出版集团老总都出了事,查出体外循环贪腐2400多万元,分别被判无期和15年刑期。当时,这个不发达的省,因为最早推行出版改革,一跃成为全国的标杆,而这样能干的两个人,最后得此等下场,真的是十分的悲哀、可惜!

  2004年初秋,国家测绘局在海囗召开《中国测绘年鉴》编委会工作会议。当时,中图社投资闽发证劵的问题我已知无法化解,心情很是沉重,加之工作繁忙,根本没有心思去参会。后来时任国家局局长的陈邦柱打来电话,要我在会后赶到三亚去见见老朋友们。我从凤凰机场知道所有会议代表们当天下午去了蜈支洲岛。

  13时许,我入住经纬大酒店,惋言谢绝了送我去蜈支洲岛游玩的盛情,一个人立马穿了件泳裤,便直奔骄阳似火的三亚湾海里,整个海滨波绿浪静水暖如春,极目远眺,海中仅有我一人从南到北,从东向西直游到夕阳西下。

  起初,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好好的发泄发泄放松一下自己吧。再后来,突然觉得这个大海好美、好善良、好与世无争啊,海天相连、平静如镜,没有了一丝干扰和人世间的烦恼,这真是一个好的归宿处。一念之间,直觉得自己活得真是太累太辛苦了。中图社出了这么大的经济问题如何才能解脱,人事中的麻烦也是没完没了,我们这个领导班子也快完了,人活着有什么好的,还不如融化在这碧海蓝天之中算了,这样到了极乐世界,也就一了百了了。

  想到这些,我憋足了劲拼命的向大海深处游去,直至游到了现在的凤凰岛外,从海里看海岸线己经很远很远了。这时,我不知为什么,突然又后怕起来,凭我这样的水性是溺死不了的,除非鲨鱼吃掉我,除非我精疲力竭而亡。转念一想,我一个人下海来游泳仅是门卫看见了,如我真走了,我的家人会急死的,我如何面对亲人和世人,我为什么要这样作贱自己?真是生死之间一念之差、糊涂之极!

  人是思想的怪物。想到死,我义无反顾,一点杂念、一丝胆怯也没有有,可当自己猛然醒悟想到了要活着时,我又拼命的游回了宾馆。当服务员急着派车送我去大东海海鲜自助餐时,已近下午7时。邦柱局长和一帮朋友戏谑我失踪了5、6个小时,以为我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我辩解说是下海去游泳了几个小时,他们中竟无一人相信这是真的,更不知道我还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大搏斗!这件事现在说出来,也是自己心灵的一种解脱吧。

  晚餐后,我发现我的两胯酸疼难忍,己难以移步了,走路只能一瘸一拐的了,3天后,我才恢复了常态。我想这完全是自己自作自受,运动量过大所致。这也算是我在海南难以忘怀的又一经历吧。

  2004年五一节后,我在中央党校一个组的9个同学,在海南省军区部副主任(后为省军区政委)同学的盛邀下,从海口至洋浦,去东方经五指山再去兴隆、琼海、万宁和三亚,在海岛边防前哨调研访问,在将军林植树,在军营用椰子打保龄球,与军欢,在万宁跳黎族舞喝黎族土酒,走独木桥盘缆绳,打高尔夫住五月鲜花酒店和军营招待所。

  这期间,大家到党校脱产学习,离开了工作岗位,无拘无束,亲如兄妹,互相没有了利害攸关,大家在一起心情是愉悦放松的。

  2005年,我和爱人逛游琼海,瞻仰完红色娘子军纪念碑,刚进宾馆上楼,便巧遇了党校一老同学,她是代表单位前来,到对口扶贫的琼海调研和慰问老红军。奇巧的是,事隔13年的今年元月初的一天晚饭后,我刚步出宾馆散步,抬头迎面又巧遇了这位老同学,我俩都十分惊讶,我们竟然同住在一个小区里。

  世界之大芸芸众生,有时我们住得近在咫尺,要约见一个人都不方便,但我们却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巧遇,真是人生难得的机缘。

  2015年初夏,一个偶然的机会,海南一家上市大企业盛邀我们去海南,我们先住在美兰机场附近的骑士俱乐部酒店,后又去了三亚的游艇俱乐部酒店,对方一对一精心接待得十分周全礼到,不仅好吃好住,还组织骑马游艇出海逛游了前后一周,人家出于联谊,并没有提出让我们加入俱乐部。

  可是,在临回京前的一个晚上,对方组织盛大招待会和晚会气氛很热烈。邻席北京去的一位“大爷”牛气哄哄的摆起谱来,竟伸出手中戴的和田玉串让接待人员猜价值几何,这个接待男生开了几句玩笑惹翻了他,这个40岁左右的北京“爷们”说,“我这个手串价值百万以上,足可以买你一条命。”服务员听了有点不爽了,嘴里咕噜了几句,大意是说:我是一个打工的,这玩意对我来讲分文不值。可这个 “爷们”觉得辱没了他,竟抡起拳头对这服务生大打出手。接待方为息事宁人赔不是,可这“爷们”不知好歹,不依不饶,干脆脱了上衣,抡起椅子就砸,见到对方人员就追打,闹得实在不像话。

  我是个好事者,实在看不下去,便不顾一切的上前喝止了。后来这家伙还算识相停止了打闹。我说他,“你这样闹腾,真给自己丢脸。”这小子却说,“我是什么人,谁让他们中午吃日式料理自助餐时怠慢我的,我这口气咽不下去。”我听了直觉得这世上像这种人真浑,一身充满了戾气,人家好心待你,你却翻脸不认人,手上有几个臭钱就显摆不知姓什么了。

  对于为生存而奔波挣扎的人来讲,百万元的手串又不能充饥当饭吃,当然一钱不值。我想,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些人将玉石手串之类当成了时尚和财富,不管男女老少有的手上套着,胸前吊着,手里掂着,家里藏着,这种东西价值何在?是赶时髦,还是为了信仰,或者为了装饰美?我见到好玩的,也常弄点便宜的玩玩,但绝不因此痴迷。人如果过度依赖某种物质的东西,就会偏执了。

  海南没有开放前比较原始纯朴,开放后一度变得狂野不羁,现在说是旅游岛,我看,却成了我们这些老年人的定居地。

  去了多次海南,我觉得海南的当地人比较淳朴,挺讲义气和信用的,倒是有些外地人招摇过市,坑蒙拐骗甚至常发生斗殴的事。20年前,海南仅有600万常住人口,现在已发展到1000万人口,还不包括流动人口,海南虽好,但人口不宜过多吸纳,资源不宜过度开发,否则这个生态环境美的宝岛便失去了她原有的优势和魅力。一个地方的发展超过她的承载力就有可能得而复失,悔之莫及。

  前些年我去海南主要是为了公务,顺便到处逛逛适当休闲,并没有将海南当成生命中的必须,只是看生中的一种寄旅经历而己。

  近些年来,雾霾常是笼罩着大半个中国,使人们谈霾色变,闻霾体衰,避霾遁之。首都北京的气候环境更是令人堪忧。为了逃避雾霾,我们躲到海南后,才真正的体验到海南的空气和环境质量对于我们这些有着呼吸问题的老人健康极为重要。海南真是一个大氧吧,一块没有被破坏的山水相依、天蓝地净的人间福地。

  2006年后,我去海南大多是为冬季避霾私家自费而去,先是间或住在海口,后又转至三亚的宾馆酒店,时间长了,为了节省用度,我们便开始租赁公寓房住,先是住三亚湾,后又住海棠湾。总的感觉,以牛岭18度回归线为界,还是三亚和陵水热带的冬季气候更好。牛岭以西冬天有寒冷潮湿之感,而三亚又有开发过度人满为患,海风有异味之虞,城市呆久了,见了三亚的高楼大厦,还是缺少休闲养生之趣。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由一帮朋友呼悠着从三亚到半山半岛、海棠湾、香水湾、富丽湾等地看房买房,最终才发现了这美丽如画的清水湾。从此,我们便认定了清水湾、爱上了清水湾,已有5年的冬天住在了清水湾雅居乐翰海大酒店,最后,耐不住又购房落户在清水湾。

  海南的海滨大多为湾。清水湾不属三亚,隶属陵水县英洲镇,与三亚的海棠湾紧邻。从最南端起依序为三亚的亚龙湾、海棠湾、土福湾和陵水的清水湾、富力湾、香水湾,连成一S型海湾,而这里就是牛岭以东的热带海湾。再拐弯过去便是牛岭以西的万宁,包括正热炒中的神州半岛,但它们已不属于热带了。

  人至清水湾,远眺青山,近看碧海,遍地树木花草,是一块狭长的海湾陆洲。其房地产开发始于2008年前后,是由中山市房地产商、香港上市大佬陈卓贤和陈卓林兄弟俩一手打造的尖端宜居之所。

  清水湾之牛,在于其整体规划、全盘开发的沿海12公里16000亩地,先期投资的300亿全部由陈氏兄弟投资,绝不像其他地方是军阀割据、条块交错、各干各的,缺乏整体建设思路。这是清水湾大思路大手笔的精彩之处。

  清水湾的美就美在先修出20公里的清水湾绿色大道,所开发的10多个小区沿海依湾而建,处处绿树成荫、花草成簇,没有多少高楼大厦,居处错落有致,幽静清雅,人们可以随意休闲停息。

  清水湾好就好在这20公里的开发地和沙滩,都有绿化清洁员分段包干负责打理,基本没有垃圾和杂物,路爽地净,使人置身在整洁幽雅的环境,赏心悦目,爱不忍弃。

  海况条件得天独厚。这里的海湾西起龙头岭东至猴岛全长12公里,被誉为世界上三大会唱歌的海滩 (另为美国夏威夷、澳大利亚黄金海岸),其白沙细软适度,人在沙中行走,会发出沙沙作响的美妙声,下到海里,没有任何礁石杂物和异味,水蓝沙平浪小。是一年四季沙滩散步,海中游泳的好地方。

  清水湾服务娱乐设施齐全。从东环下高速进入清水湾大道,全长20公里,左右各两车道,中间隔离带万木扶疏,两侧人行道树木花草葱茏,人行道外沿线洞高尔夫球场,隔篱连片美不胜收。公路、人行道皆由花木植被所覆盖,行走其间尤如在画中游园中走。

  沿清水湾大道不远处几乎全是陈家兄弟开发建设的蔚蓝高尔夫、星海传说、雅居乐等10多个楼盘小区。小区以欧式、中式、泰式别墅为主,辅以几幢公寓楼,其容积率不超过0.6。每个小区物业服务配套,公共设施齐全,会所、儿童合同场所、泳池、台球、乒乓球、兰球、网球、室内运动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设有麻将桌牌,足不出园,休闲娱乐皆可满足。每个小区的泳池大多为50多米长的标准池。下海游泳一般步行几分钟到20分钟即可。

  清水湾现有的3个国际标准的18洞高尔夫球场,尤以新建成的绿城高尔夫球场设施服务更为先进,许多国际赛事在此举办。780个游艇泊位码头蔚为壮观,自置游艇可享受一站式服务,租用也十分便捷。新落成的大剧院即位于游艇中心。龙头岭东侧的售楼中心的沙滩上,常年举办国际水上滑板和帆船比赛,国际比斯尼美女竞走大赛,国际啤酒节及文艺演出。置身在沙滩上,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有来自海内外的一对对新人,在这里进行新婚摄影拍摄,成为人们驻足观光的奇景。

  清水湾建有6家五星级以上酒店,尤以新加坡的莱佛士酒店设施细作耐看、管理服务上乘,几乎每逢周末和吉祥日,都在这里举办有十分奢华高贵的婚礼。有钱人真是一掷千金,有的甚至包有专机的亲人团,连行带吃带住和玩,我看至少需花销成百万甚至成千万,其奢华程度是平常百姓无法想见的,仅从云南和国外运来的鲜花估计一次也得几万甚至几十万元,这可能只有极少数的新贵们才能享受到如此醉生梦死的人生之极吧。

  清水湾的空气清新,气温不干不燥。我到海南数十次,几乎历遍所有地方,个人感受海南空气质量之优全国罕有。但干湿度当数清水湾胸舒气爽。

  三亚的气温略高于清水湾2度左右,显得有些燥热气闷,加之高楼林立,人满为患,我不太习惯。有人喜欢半山半岛和闻名遐迩新开发的海棠湾,我则不以为然,这两地环境虽好,但海滩沙质不佳,尤其海棠湾虽有301医院分院和免税店,但沙粗水深旋涡多,高档宾馆林立,生活不大方便,消费也居高不下,不应是我们的常居之地。

  就交通而言,从清水湾至陵水县城20公里,至三亚市中心四五十公里,至凤凰机场60公里,至301医院分院25公里,平常开车如果走的是高速,仅25分钟左右可到达301,比三亚市到301速度还快。

  清水湾的生活也很方便,宾馆、餐厅、咖啡馆、书吧、影院、儿童娱乐场所和国际幼儿园基本都可满足生活学习、娱乐休闲所需。

  尤其是开发商曾是康师傅的干儿子陈卓林,2016年被拘审查后,原来规划的居住区被当地村委会领导乘机放开经营了。一大批东北、湖北和浙江福建人抢占商机,将清水湾核心区的翰海银滩广场多处的商用门面房,辟为自选商场、服装店、水果店、百货便利店,珍玩店、药店、家具店、餐饮娱乐等,尤其是餐饮一条街,有各具特色风味的近20家餐厅。人们在这里流连忘返,推杯换盏很有一番情趣。

  2018年1月,丛远东(中)与原国家测绘局副局长杨凯(左),原山西省测绘局局长刘和平(右)欢聚在清水湾

  过去,我仗着身体好,一直没有在意秋冬之交的咳嗽问题。前些年每逢初冬,自己都要咳嗽三四十天,我一直都当作伤风感冒来治,但吃药打针也无济于事,厉害时晚上咳声不断,弄得不能入眠很是难受,这种情况大约有10年时间了,只不过是自己没有当回事,不知不觉的扛过去了。

  2015年初冬自己干咳,痰也出不来,爱人让我去医院检查,我仍不当回事。自己又硬扛着去了新加坡、泰国过春节。从家里出发开始,在飞机上以至连续在泰三天三夜咳不断声、气喘吁吁,觉也睡不了,女儿急得为我在清迈一家日本医院里紧急救治方才治愈。这一次我真的感受到了自己随着年龄的老化,身体的抵抗能力在日渐下降,再厉害的人如果没有好的身体真是屁用不成,生病太痛苦了,人活着还是健康最要紧。

  2016年初冬,我病又犯了,不仅咳嗽,而且腰痛得直不起来,为了减轻疼痛,医生给我开了许多膏药贴在腰上仍不见病痛好转,有时只能扶着床沿一个人慢慢的躺下。爱人几次陪我到人民医院去诊治,主治医生也说不清我到底是犯的什么毛病。

  我又透视又吃药消炎打针,还弄什么雾化治疗。专家们认为我是伤风感冒,又认为是慢性支气管炎和哮喘病。我想,我还年轻,怎么会生出这种老年病,心情很是低落。觉得人活着不舒服还不如一走了之算了。人有了病痛,拿多少钱财也是赎不回来买不到健康的。这种痛不欲生的感受只有人到病难时方才觉醒。

  2016年的12月10日,我们来到清水湾的第二天,奇迹便发生了。不仅我的咳嗽突然消失,腰痛病也好了,爱人和女儿的咳嗽也没有了,3岁多的外孙女的鼻炎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下,我真的服了,环境和空气对我竟是如此重要。

  北京的雾霾可能就是诱发我们咳嗽的主要因素,过敏性鼻炎和干咳可能与北京太干躁和粉尘太多有关吧。不然,是无法解释这种现象的。至于我的腰疼病一下子好了更是说不清楚了,也许腰疼是由于我的长期咳嗽引发的吧。

  因为我们一家5人(女婿不咳嗽)中的4人受益于清水湾,我更是觉得什么也没有健康来得弥足珍贵了。

  2017年,女儿为防雾霾,又将我们去海南越冬的时间提前到11月10日,继续入住在清水湾翰海大酒店3个月,直至2018年2月10日才返回北京过春节。真的,到了清水湾我们的咳嗽、腰疼和鼻炎等毛病没有再犯,爱人的高血压也降下来了,失眠症也好多了。

  气候环境对于的健康真是影响太大了。这不仅是我的深切感受,其他诸如全国各地去休养的人们都有这个共识。在这里更值得一说的是,清水湾的水质特别的甘醇清纯口感润喉,烧开水的壶底没有任何污垢,洗澡水如甘泉滑爽舒体。

  我山西的一个老友原住在海口过冬数载,其老伴在那里住久了腿关节炎严重,前几年卖掉了海口的公寓房,移居在清水湾住下后,现在腿关节居然好了。北京一个领导同志的老母亲在山东和北京睡眠一直不好,到了清水湾后居然一夜到天亮睡到自然醒。我爱人今年来清水湾之前高血压住西宛医院治疗,到了清水湾后血压降下许多,只吃半粒降压药了。

  现在的人们来海南大多不是来旅游岛游玩,而是奔着这里的空气和环境来养生的。大家条件好了后,都把身心健康作为第一要务了。

  几年来,我们租住在翰海大酒店,自己买菜烧饭做菜,打扫卫生,其余时间就是看书看电视,上微信和闲逛了,日子过得比较舒坦。几乎每天早晨6时许,我便赤着脚,沿着清水湾沙滩散步至龙头岭后,再迎着朝阳返回。晚饭后我又沿着这沙滩边的海滨路,途经莱佛士酒店,走到龙头岭近旁的售楼中心再沿途折返。穿着休闲衣赤脚走在沙滩上,看着比钱塘江海潮还酷美的潮起潮落,和卷潮头的奔腾咆哮,觉得这地球引力的作用真是太美妙太神奇了,我这个世俗之人真有种脱世超俗之感,直觉得一身轻松愉悦心宽如海。

  每天如此一早一晚的运动约有2个半小时,再加上其他的活动,每天行走约在2万步左右。走了几天的沙滩,我脚后跟的老皮全都磨掉,裂口全都愈合,腿也越走越有劲了。天气好,我常一个人下海游泳1个半小时左右,觉得自己在大海里随心所欲、放松自如,心中只有浩翰无边的宇宙和大自然,没有了任何烦恼、没有了一丝杂念,心情豁然开朗,晚上的睡眠也好了。

  夜幕降临,我一个人常端起酒杯配上少许佐菜,坐在面海的大阳台藤椅上,楼下树木葱葱,天上繁星点点,不远处渔船灯亮舟走,听着涨潮涨奔的浪击沙响声,微风吹拂,自己尤如置身在这天上人间的仙境里,真是酒不醉人自醉了。

  有时自己拿本书翻看,有时自已拿着手机,坐在这阳台上,随性遨游写下这些生命中的随记杂感,不管文理如何,只觉得快乐自由便好。这种无拘无束的灵感生活真是对自己生命的畅享!

  2017年1月9日,爱人首倡、女儿支持,我破天荒的同意在清水湾景业三期买下了一套宜居房,房子虽然到2018年年底才能入住,但我们的意见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一致。为了身体健康,为了不再寄人篱下,同时也为了资产保值增值,更是为了安享晚年,我们卖掉了北京的一套房,购置了清水湾的这个家,以便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生命更健康、更精彩些。真的,想不到这套房现已增值不少,而且已一房难求了。这也许是老天眷顾于我们吧。

  我想一个人来到世上,一生一世要爱要享受的东西无非是两种,一个是爱人:爱家人、爱亲人、爱朋友,这是人伦人情之爱的享受;再一个是爱大自然:爱自然生态环境、爱养生健康、爱喜爱之地,这是生存之爱、生命之爱、生活之爱的享受。这两种爱的享受是拿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我们辛苦奋斗了一生,只求健康长寿,那我们便毫不吝惜的,争取每年来到这有益于身心健康长寿的清水湾,只图享有,不计代价了。

  三亚和清水湾是长寿之乡。当地百岁老人为数不少,这在三亚曾作过长期的宣传,这也是人们喜爱海南的主要原因。

  值得人们担忧的是,近几年来海南开发有些过度。加之春节前后人们如潮水般涌来,这个时候人满为患,物价居高不下。而淡季不仅人少而且物价便宜,环境更舒适。我们在海南的居住时间上可以作适调,在租房和买房的选择上可以量力而为。

  清水湾的主体楼盘叫雅居乐,中心地带叫翰海银滩。前几年陈氏兄弟让出西边的两块地给朋友,一块建成阿罗哈,一块建成碧桂园,也就是天天在电视上打广告的碧桂园。后来又让出一块地给浙江大佬,建成了现在的绿城小镇,包据绿城高尔夫球场。

  凭心而论,这几个房地产板块皆不及陈氏兄弟主打的、从来不做广告宣传的楼盘优质。由于互相抬盘,现在房价已在不断攀升,地产房产越来越珍贵了。

  当然,事情也不是绝对的,来到海南也要注意环境天气变化对身心健康的影响。由于北迁南移,温差大环境变,尤其是老年人误认为自己身心无碍,而忽视了脑心血管引起猝死的事时有发生。最近陈小鲁和我的友人、在海南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防患于未然总是好事。

  凡事有利必有弊,想好也要防坏。乐极生悲的事也不可不防,我亲见一位60多岁女同志,晚上在翰海大酒店大堂聊天,由于过于兴奋,走道不注意,失足跌进了大堂右首无水的水池,摔断了胯骨,发生了生命危险,其女儿从上海紧急接护老妈到上海去抢救。

  清水湾海滩水质虽好,但是每年都有泳者溺水身亡。17年10月底,莱佛士酒店晚上举办庆祝活动,酒足饭饱后,几名男演员和歌手乘兴下海游泳,没过几分钟,一内地男演员被暗流卷入倒下再也没有起来,时年32岁,刚当上爸爸不久。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父亲,结婚不久的妻子失去了丈夫,含辛茹苦望子成龙的父母失去了希望,真是悲哀啊!

  清水湾这块风水宝地,为我们的晚年生活增添了乐趣,带来了幸福,祝愿清水湾的未来会建设得更宜居,更舒适,更美好!祝愿我们这些老人未来活得更健康,更长寿,更快乐!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泰伯网」or「」,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泰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泰伯智库是泰伯研究院的在线服务平台。泰伯研究院是中国领先的空间科技商业研究与咨询机构,主要从事政策与产业、投资与融资、技术趋势、行业应用、以及企业对标等方面的研究。联系电线。



 

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除本网所编写的稿件外、其余所登载、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只供读者交流和学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登载、转载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文中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 李新生校长工作室昨日挂

    李新生校长工作室昨日挂

    2019-01-29

  • 丛远东:我的海南印象一

    丛远东:我的海南印象一

    2019-01-28

  • 激励改变格局—2018《经纬

    激励改变格局—2018《经纬

    2019-01-28

  • 【美空•双十一】主播专

    【美空•双十一】主播专

    2019-01-28

网友点评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